黨建和組織工作宣傳網

燈塔-黨建在線 >黨建和組織工作宣傳網 >時政要聞 >省外

哨響人到,破解基層治理頑疾

——北京市以黨建引領“街鄉吹哨、部門報到”的探索(上)

轉載時間: 2018年12月10日 轉載來源: 中國組織人事報
字體: [大] [中] [小] [打印] [關閉]

  穿越歲月煙塵,腳下自元朝形成的街巷正煥然一新,置身于掛滿了葫蘆的廊架下,北京東城區東四街道東四六條社區的居民李健感慨:老北京的味道,又回來了——

  私搭亂建的棚子拆了,雜物挪了,栽了葫蘆、串兒紅、凌霄花,四合院綠藤垂直掛……屈指數來,李健對開展“街鄉吹哨、部門報到”以來身邊的變化很高興,“前一段對小巷進行大掃除,還從廢舊雜物中,發現了??蛋哺慕鸾z楠木荷葉墩、嘉慶二十二年的老城磚。”

  北京,中國人民自豪和向往的精神地標,一個古老而又現代化的城市。建設和管理好首都,是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內容,也是人民群眾的殷殷期盼。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兩次視察北京并發表重要講話,對北京探索構建超大城市治理體系提出明確要求。沿著總書記指引的方向,去年以來,北京市堅持以黨建為引領,探索開展“街鄉吹哨、部門報到”工作,建立服務群眾的響應機制,著力破解基層治理“最后一公里”難題,帶給群眾更多獲得感。

  “看得見的管不了,管得了的看不見”,催生北京市“1號改革課題”

  建城史3000多年,常住人口2170萬,市轄區16個,伴隨著中國城市化浪潮,北京成長為超大型城市。治理大城市在全世界都是一個難題,北京也不例外。

  隨處可見的細節折射著治理的難度。在西城區和豐臺區交界線上,有一處違建的兩層樓,三分之一屬于西城,三分之二屬于豐臺。108個房間,租住了近300人。不僅嘈雜擾民,安全也成了問題。在“街鄉吹哨、部門報到”沒有開展前,各部門“叫腰腿不來,叫腿腰不來”,一直沒有拆除。

  這也是當下城市管理面臨的共性問題。“橫向部門合力不足,‘五指分散不成拳’;縱向基層力量不強,‘看得見的管不了,管得了的看不見’;群眾家門口的事情解決不及時,群眾不滿意。”北京市委組織部副部長張革這樣總結道。

  對北京而言,基層治理還面臨特殊的困難。“一方面,駐地主體多元,隸屬各異,層級跨度大,統籌協調難;另一方面,首都無小事,事事連政治,社會各界對首都基層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要求更高。”張革說。

  如何貫徹落實好總書記對北京工作的指示精神,推動解決首都城市治理難題,成為擺在北京市委市政府及市民面前的一道重大時代課題。

  “街鄉吹哨、部門報到”即在這種背景下應運而生。

  2016年5月,平谷區金海湖鎮發生了嚴重的金礦盜采事件。為了解決盜挖盜采屢禁不止的問題,平谷區實行了新辦法:誰發現問題誰負責“吹哨”,相關部門人員立即趕到現場,集體“會診”解決。這在現實中顯現出良好效果。

  “平谷探索”引起了北京市委的高度關注。2017年9月,北京市委常委會在專題審議全市《關于加強和改進城市基層黨建工作的意見》時,決定將平谷區及其他地區基層社會治理的經驗做法總結提升為“街鄉吹哨、部門報到”,作為2018年全市“1號改革課題”,向全市推廣,并在16個區的169個街鄉進行試點。

  北京市委強調,“街鄉吹哨、部門報到”核心要義是,堅持黨建引領,著力形成到基層一線解決問題的導向,走好新時代群眾路線。

  減負擴權,讓街鄉黨組織當好“吹哨人”

  基層治理是國家治理的基石。街道鄉鎮是基層社會治理的主陣地,是社會治理中服務群眾的“最后一公里”,節點重要,作用關鍵。

  開展“街鄉吹哨、部門報到”,一個不容回避的問題是,如何確保街鄉黨組織有能力吹哨、吹好哨?

  “上頭千條線,下面一根針。”長期以來,街道內部的科室設置偏重于“向上對口”,面向群眾的服務針對性不強;強調屬地責任,區職能部門通過“漏斗效應”,將大量的事務工作“漏”到街道甚至社區,導致基層工作“原來是個筐,現在是個缸”。“街道、社區越來越忙,但為民服務水平卻沒有質的提升。”東城區委副書記、區政協主席宋鐵健說。

  既要下達“過河”的任務,也要解決“橋”和“船”的問題。著眼于讓街鄉“輕裝上陣”,承擔起吹哨之責,北京大刀闊斧進行改革,著力強化街道鄉鎮黨工委的領導作用,充分發揮統籌協調功能,使街鄉吹哨有職、有權、有依據。

  首先是做“減法”,推進街鄉明責瘦身。

  全市梳理制定街道黨工委和辦事處職責清單,將職責明確為黨群工作、平安建設、城市管理等6個板塊111項內容。其中,街道“負責”“承擔”的主責主業約占24.1%,其他均為“組織”“協調”“參與”“協助”部門的職責。全面取消街道招商引資、協稅護稅職能,使其能夠更好履行抓黨建、抓治理、抓服務的主責主業。

  為推動“街鄉吹哨、部門報到”向社區延伸,對社區也實行減負。全市完善社區工作清單,嚴格社區工作準入事項。目前,已取消市級各部門下派的社區工作事項150項、各類社區評比達標項目25項、社區工作機構27個,使得社區有更多精力為民服務。

  與此同時,做好賦權提能的“加法”。

  北京規定,街鄉對重大事項有提出意見建議權,對轄區需多部門協調解決的綜合性事項有統籌協調和督辦權。各區每年拿出一定數額的專項經費,作為街道自主經費,根據基層需求靈活運用。整合各類資金,捆綁打包下放到社區,使基層黨組織挺起“腰板”。

  改革實行后,基層干部有了“暢快”之感。昌平區回龍觀龍澤苑社區黨支部書記伊然說,現在雖然更忙了,但卻沒像以前感覺那么累了。大家有更多精力去走走馬路、串串樓棟,聽聽居民遇到的問題,幫著來解決。

  這并非改革的全部內容。

  除了讓街鄉“騰出手”,北京還啟動街道管理體制改革試點,從原來以“向上對口”為主,改為主要“向下對應”,9個區28個街道按照“6辦+1紀工委+1綜合執法隊+3中心”基本模式,綜合設置各類機構,提高工作效能。

  一詞之變,解決的是街道職能虛、職責偏、機構濫、資源空、效率低的問題,帶來的是服務升級。“這有利于破解服務群眾‘最后一公里’難題,推進基層社會治理體系和能力現代化建設。”石景山區委常委、組織部長晉秋紅說。

  改革開啟了街鄉工作新局面。街道鄉鎮黨(工)委成為統籌區域治理、有效聯接各方、協調指揮有力的堅強“軸心”,也使得部門報到有了平臺依托,服務能力顯著提升。

  過去走進東城區東四街道的胡同,頭頂上交織著的各種電纜線,像蜘蛛網一樣。“由于涉及不同的公司,哪怕給墻上的電箱挪個位置,街道社區既找不到‘債主子’,也沒有自主權,更沒精力去管。”東四街道黨工委書記荀連忠說,現在,街道社區不僅可以及早發現問題,也可以利用賦予的權力,啟動吹哨程序,組織相關部門協調解決。

  條條塊塊融合,“哨響”人就到

  “牛師傅,您來啦!”每天西城區廣內街道核桃園社區居委會一開門,家住社區4號樓的退休老黨員牛寶林就來居委會院內的養老照料中心“報到”。下棋、聽曲兒、品茶、吃午飯,退休生活豐富多彩。

  在寸土寸金之地,居民能有這個場所,得益于區域化黨建的推進。廣內街道黨工委發揮區域黨建統籌職能,與轄區單位公交集團保修三廠采取共建方式,將一棟三層共15OO平方米的樓房,打造成核桃園黨群服務中心。在黨組織的推動下,先后引入德馨照料中心、善果照料中心等六家機構以及志愿者,共同為老年人提供就餐服務,極大地方便了群眾。

  毫無疑問,城市治理光憑部門的“條條”,很難達成目標。精細化最終要在街鄉“塊塊”上體現,但街鄉處于行政序列末端,如何才能吹哨管用,哨響人到?

  在縱向上,北京創新考核評價機制,促進街鄉和部門擰成“一股繩”——

  北京市明確,街道鄉鎮對區政府職能部門及其派出機構的考核結果,占被考核部門績效權重的三分之一左右。區政府職能部門派出機構領導人員任免,應事先征求街鄉黨(工)委意見。執法部門常駐街鄉實體化綜合執法中心工作人員日常管理和考核由街鄉黨(工)委負責。

  這改變了過去“管的不用、用的不管”的弊端。“現在開會不需要動員,只要把目標和方案提出來,大家就能各司其職。”石景山區金頂街道黨工委書記佟紀光說。

  在橫向上,北京大力推進區域化黨建,把屬地黨組織資源統籌起來,同下“一盤棋”——

  目前,北京市區、街鄉和社區(村)普遍建立了三級黨建工作協調委員會工作機制,區、街鄉黨員領導干部擔任下一級黨建工作協調委員會主任。同時,全市9175個法人單位黨組織回屬地街鄉報到。通過建立資源清單、需求清單、項目清單,推動條條和塊塊雙向用力,轄區黨組織共商區域發展,共抓基層黨建,為基層多元共治注入動力。

  黨建“主線”串起大格局,從條塊分割到相融共生,城市治理的整體效應得到提升。

  “廣大居民期盼的就是要干的。”西城區西長安街街道區域,老舊平房區停車難,成了居民的煩心事。街道黨工委連吹了“四聲哨”:第一聲哨,吹來了產權企業支援了土地使用權;第二聲哨,吹來的是區規土委、區市政管委,對土地資質和審批給予支持;第三聲哨,吹來了市屬國企,解決了建設經費;第四聲哨響,吹來了區園林局,拉走渣土,平整了土地。最終,新建成功88個停車位。

  走好新時代群眾路線

  走進石景山區八角街道社會治理綜合執法指揮中心,轄區內的各類環境秩序問題都反映在大屏幕上,工作人員正通過視頻和網絡系統實時接收網格員上報的各類問題信息并進行處理。

  “我們輕易不吹哨,只有涉及多部門解決的復雜問題或突發事件才吹哨,一旦吹哨就要把哨吹在關鍵處、緊要時,保證街鄉吹哨更響亮見實效。”八角街道負責人表示。

  基層治理問題種類多、原因多樣,實踐中,北京市明確了三個方面的吹哨內容:針對環境整治、垃圾堆放清理等“吹好日常哨”,圍繞違法建設拆除、背街小巷整治等重點工作“吹好攻堅哨”,圍繞消防、防汛等“吹好應急哨”,并實行逐級“過濾”、分級處置。

  在試點“街鄉吹哨、部門報到”的街鄉,一批亂搭建、亂停車等百姓身邊的煩心事得到解決,一批菜場超市、公園綠地等便民利民設施相繼建成。這些看得見的變化,讓老百姓的生活得到了滿滿的獲得感。“原來投訴反映最多的沒人管,現在感受到有人辦。”不少居民這樣說。

  小事不出社區村,大事不出街鄉,問題就地解決,“街鄉吹哨、部門報到”這種簡約高效的機制,提升了基層黨組織的組織力,密切了基層黨群干群關系,為破解基層治理“最后一公里”難題探索了新路徑。

  統計顯示,今年上半年,北京市共疏解提升區域性專業市場和物流中心127個,調整退出一般制造業企業473家。拆除違法建設3751.3萬平方米,占全年計劃任務93.7%。黨的政治優勢、組織優勢正逐步轉化為城市治理優勢。(孫忠法)

分享到:

相關閱讀

北京市委常委會召開年度民主生活會 中共北京市委十一屆十一次全會召開 郭金龍講話 習近平在北京市調研指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 北京組織部長部署農村基層組織建設 北京市委組織部學習貫徹黨的十九大精神
o被3个a强制标记-晚秋3d晚秋字谜-引诱我的爆乳丰满老师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