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層黨組織建設網

燈塔-黨建在線 >基層黨組織建設網 >城市社區基層黨組織建設 >上級精神

黨建引領社區治理創新

轉載時間: 2016年12月22日 轉載來源: 中國組織人事報新聞網
字體: [大] [中] [小] [打印] [關閉]

(仲組軒)

  10月31日至11月1日,全國黨建研究會社區專委會工作會議和“社區治理創新與基層服務型黨組織建設”理論研討會在上海舉行。全國黨建研究會副會長高世琦出席會議并講話。上海市委常委、組織部長,社區專委會主任委員徐澤洲主持工作會議并講話。北京、上海、重慶等16家社區專委會成員單位黨委組織部、民政局、黨建研究機構負責同志和中央組織部組織二局、全國黨建研究會秘書處有關同志出席會議。北京、上海、重慶等8家單位做了交流發言,有關專家學者做了研討發言。

  會議圍繞黨建引領、創新社區治理、加強基層服務型黨組織建設展開研討,對新形勢下各成員單位在加強社區黨建、創新社區治理工作方面的經驗做法進行了全面交流,對當前面臨的問題進行了深入分析,對未來社區黨建和社區建設的推進發展,進行了前瞻性的思考。

新形勢下社區治理創新對基層服務型黨組織建設提出新要求新挑戰

  與會同志一致認為,隨著城市化的發展,人口的快速流動,大量新經濟組織新社會組織涌現,城市的經濟成分、利益結構、人們的思想觀念多元多樣多變,社區群眾對社區服務、生活品質要求不斷提升,對黨在社區的工作提出了嚴峻挑戰。

  上海市的同志認為,上海已進入“人、城市、互聯網”高度融合的社會,社會的組織形式越來越呈現扁平化和網格化,這對我們傳統的、以“街居制”“單位制”為基礎的組織動員方式帶來極大挑戰,要求我們黨的工作必須有效嵌入社會,積極探索形成更具包容性、開放性的組織體系、工作陣地和服務平臺,使基層黨組織的領導方式、工作方式、活動方式更加符合服務群眾的需要,有效擴大組織和工作覆蓋,鞏固好黨的執政基礎。廣州市、杭州市等地的同志認為,創新社會治理重心在基層。當前,基層組織建設中還存在一些薄弱環節和工作短板,比如一些基層黨組織軟弱渙散,一些黨員不在組織、不像黨員,在一些新興領域,黨的組織覆蓋和工作覆蓋不落實、覆蓋面不夠廣等等。這些問題的長期存在,必然導致基礎黨建“寬松軟”的問題。這就迫切需要把全面從嚴治黨的要求,向每一個基層黨組織延伸,強化服務功能,切實發揮好基層黨組織的戰斗堡壘作用和黨員的先鋒模范作用。重慶市、大連市等地的同志認為,社區治理是國家治理的基礎,迫切需要發揮黨的政治優勢和組織優勢,打通基層黨建與基層治理之間的關節,全面推進基層服務型黨組織建設,增強黨組織的凝聚力戰斗力,提高服務的精準化和有效性。

近年來各地以問題為導向,層層破解難題,取得成功經驗

  各地代表在發言中,介紹了社區黨建和社區治理緊緊圍繞黨的中心任務,從實際出發,在繼承優良傳統的基礎上大膽創新,努力適應新情況、解決新問題的做法和經驗。

  北京市著力建立覆蓋全、作用強的組織體系。2008年以來,在市、區層面,成立社會建設工作領導小組和社會工委、社會辦,統籌協調社會建設和社會領域黨建工作。在街道層面,全市142個街道成立了社會工作委員會,統籌協調區域相關工作。在社區層面,普遍推行“大黨委制”,設立社區黨組織“席位制委員”,并不斷適應社區治理需要,積極探索,完善工作體系。

  上海市以街道體制機制改革為突破口,全面落實街道以“加強黨建”為首要職能的8項主要職能(加強黨的建設、統籌社區發展、組織公共服務、實施綜合管理、監督專業管理、動員社會參與、指導基層自治、維護社區平安),推動街道工作更好地“面向基層、面向服務、面向群眾”。全面取消街道招商引資職能及相應考核指標和獎勵,街道經費支出由區政府全額保障,確保街道把人力資源和工作精力用于社會管理服務,把工作重心轉移到公共服務、公共管理、公共安全上來,聚焦到基層黨組織建設上來,傾注到聯系服務群眾各項工作上來。

  重慶市運用“互聯網+服務平臺”開發“群工系統”,推動基層黨建與基層社會治理創新深度融合。“群工系統”設計了一款APP軟件,全市安裝此APP的客戶端已達65萬個,群眾只要在手機上輕松一點,就能以文字、語音、圖片等形式反映問題,并全程跟蹤問題轉交到了哪個部門、辦得怎么樣,事項辦結后還可作出滿意度評價。目前,“群工系統”受理群眾問題102萬件,辦結率達98.5%、滿意率達97.6%。以“群工系統”的運行與統計為基礎,建立了破解基層干部不作為問題的機制,建立了對作風建設的科學考評體制,建立了以黨建為引領的協同治理機制,建立了快速反應的政治動員機制以及科學的民意匯聚機制。

  大連市建立“四縱四橫”網格組織體系。在建立健全“1+3”社區黨組織組建模式的基礎上,努力打破壁壘、整合力量,在網格化管理片區、商鋪樓宇和志向相投、興趣相近、活動相似的居民群體中組建網格黨支部,形成以街道黨工委、社區黨委、網格黨總支、網格支部為“四縱”,以片區型、樓院型、單位型、功能型為“四橫”的“四縱四橫”網格組織體系,全面推進網格化服務管理,努力實現網格化設置、扁平化管理、規范化運行,不斷凝聚提升社區黨組織服務群眾的能力。

  廣州市依托“智慧黨建”打造信息化服務平臺,建立社區黨員之家、街道黨員服務站、區黨員管理中心的“一家一站一中心”,構建起縱向聯動、橫向覆蓋的區域化黨建工作三級網絡。推進組團服務模式。制定市區黨委委員聯系黨代表、黨代表聯系黨員、黨員聯系群眾的“三聯系”制度。在市、區兩級建立機關黨員與社區黨員群眾、機關黨支部與社區黨支部“雙結對”幫扶機制。推進政府購買服務模式和網格化服務模式。形成一個組織架構、一張基礎網格、一支網格隊伍、一套信息系統、一套管理制度的“五個一”基本架構。全面推進城市社區網格化服務管理工作,優化提升社區服務管理效能。群眾的需求在第一時間得到解決,對社區工作的滿意度、參與度明顯提高。

  西安市采取“居民點單、支部下單、黨員接單”的“三單制”模式,在政策法規宣傳、社情民意收集、扶弱幫困救濟、矛盾糾紛化解、文明新風倡導等方面開展志愿服務。

  杭州市全面推廣街道黨員代表會議制度,健全黨組織領導下的社區事務居民自治、民主協商制度,完善黨員會客廳、居民議事會、社區懇談會等“民主促民生”工作機制,搭建網上市民郵箱,暢通群眾充分表達意見的渠道。完善群眾監督,比如每個社區的20萬元服務群眾專項經費,資金怎么用由黨員群眾商量決定,用得好不好由黨員群眾監督評議。注重群眾評價,實行“三級聯述聯評聯考”制度,建立黨組織和黨員聯系服務群眾的實時評價、定期評議和第三方抽樣評價等群眾滿意指數評價機制,使群眾滿意成為社區黨建工作的價值追求。

  哈爾濱市在黨員志愿者的示范帶動下,通過建立“愛心銀行”、發放“愛心永駐聯系卡”等,開展社區居民互動式自助服務,讓社區居民在自我管理、自我服務中守望相助、和諧共處。

  總之,各地從黨建引領社區治理主體、治理制度、治理方式到治理運行體系方面,不斷創新推進,取得了可喜的成績。

當前城市社區治理中面臨的瓶頸問題及未來社區治理創新的戰略思考

  在城市社區黨建引領治理創新中,仍存在一些較難解決的瓶頸問題。與會同志認為,主要存在以下幾個方面問題:一是在高度開放、流動的社會背景下,傳統社區治理的“盲區”愈發顯現,流動人口已成為各大城市居民的主要構成部分之一,社區居住人口中分布于各類商業場所中的職業人口快速增加,社區基層黨建面對轄區內規模龐大的新職業群體,既無授權也無相應的組織架構,由此對社區基層治理的組織架構與制度重塑提出了深層挑戰。二是在社會需求結構和利益結構快速變化的背景下,傳統的以行政體系為主要依托的基層公共服務體系和社會矛盾化解體系已越來越難以適應。近年來,中國社會的階層分化態勢顯著,隨之引發了需求結構和利益結構的多元分化,這意味著基層治理體系將長期面對如何有效供給多層次公共產品和協調社會多元利益關系這兩個基本問題。這就勢必要更多地引入社會力量和市場力量,形成多層次的復合治理結構,這從深層次上對社區治理的體制架構改革、政社關系調整以及相應的公共政策創新,都提出了很高的要求。三是在面臨各種風險背景下,傳統基層治理體系松散整合的結構特征亟需得到系統提升。城市尤其是特大城市處于全球風險影響之下,各類傳統或非傳統社會風險累積、爆發的可能性日增。面對這種新情況,亟需形成以政府專業治理部門為主導、快速聯動的跨部門、跨領域治理網絡,這在很大程度上對當前基層社會治理變革提出了新的要求。

  面對未來,社區如何進一步以黨建引領,創新社會治理,與會代表作出了以下思考:一要探索區域化黨領導下多元力量相互合作、有機銜接的新型社區治理體制。尤其是在解決行政管理與社會自治有效對接、有效配置社區公共資源、建立長效化社區利益協調機制等方面形成前瞻性的組織與制度設置。二要以戰略視角探索社會領域黨建,除了涉及培育社會運作的主體外,還包含對社會運作的價值取向和基本機制的引導,需要通過體制調整和機制建設,積極適應新的社會生活變化,進而全面開拓出社區黨建工作的新天地。三要培育社會力量并引導其有序參與社區治理。在引導社會組織健康成長并發揮正面作用的基礎上,積極為其發展提供條件,形成新型管理思路,主動研判社會組織發展的階段性特征和未來發展趨勢,建構一個促使社會組織有序參與社區治理的行為規則體系。

  與會同志還認為,要積極探索基層黨組織在更多領域發揮作用。比如,既要在社會關系新網絡的構建、群體利益表達與公共利益維護等方面發揮作用,也要在與各類社會主體溝通、協調和對話中,實現政治和價值引領,還應注意為黨務工作者、黨員和入黨積極分子政治上成長進步創造有利條件。

  要實現資源配置格局的重心下移。社區黨組織的社會領域黨建工作是一項跨政治領域和社會領域的工作,在兩個領域之間的價值溝通和資源轉換起著一種紐帶作用。社會領域的黨組織要使自己的活動緊密聯系各類社會群體的活動,要通過自己的紐帶作用來強化領導核心地位,從而提高黨在群眾中的威望,為此需要改變目前各種資源配置重心過高,基層組織缺乏資源的狀況,逐步降低資源配置重心,提高社會領域黨建工作的能力。

  要建立并優化“樞紐式”黨建工作機制。進一步探索在政府管理部門和社會組織之間設立“樞紐型”黨建工作載體與機制。通過這種機制,行使一部分政府授權或委托的管理職能,并把社會組織的需求、意見和建議向政府管理部門反饋,使其成為加強黨建工作的支撐、完善雙重管理的依托、凝聚各類社會成員的載體和實現合作共治的平臺。


o被3个a强制标记-晚秋3d晚秋字谜-引诱我的爆乳丰满老师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