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員隊伍建設網

燈塔-黨建在線 >黨員隊伍建設網 >黨員風采

齊河縣紀委原常委、縣監委原委員關魯:一身正氣寫忠誠

2020年07月30日 來源: 燈塔-黨建在線
字體: [大] [中] [小] [打印] [關閉]

  盡管已過去月余,一切似乎恢復了往日的平靜。但是,當人們路過德州市齊河縣紀委監委大樓時,還是忍不住往里看一看。他們多想,那個面帶笑容、風風火火的關魯從沒離開。

  關魯,生前任齊河縣紀委常委、縣監委委員。6月11日,關魯在外出辦案時,不幸因公犧牲,人生永遠定格在45歲。從此,紀檢監察戰線痛失一位好戰士,人民痛失一位好公仆。

  6月17日上午10點30分,齊河縣殯儀館里,覆蓋著鮮艷黨旗的骨灰盒,靜靜地躺在告別廳中間。在場的人們再也忍不住,淚飛如雨,涕泗橫流,無不痛斷肝腸、扼腕嘆息。

  7月22日,德州市委追授關魯“德州市優秀共產黨員”稱號。

  關魯走了,永遠離開了他無限熱愛、傾情奮斗的紀檢監察工作;關魯走了,但他的堅守、執著精神將永遠薪火相傳,繼續在新時代紀檢監察事業中永恒綻放。

  “他是真正用生命踐行初心啊”

  一身正氣,一片赤誠,同事們不約而同地這樣評價關魯。

  在關魯生前的辦公桌上,一本工作筆記無聲地躺在那里。筆記最近的一次記錄,是6月4日齊河縣紀委常委會會議紀要,其中一條是關于黨建工作的討論。

  “如果關常委在的話,6月24日這天大家就一起開展黨員活動了?,F在,我們只好按照規定向黨總支申請了延期。”說起這些時,齊河縣紀委監委第六監察室科員王春玉雙手抱著頭,身體因悲傷而痛苦地顫抖。

  關魯曾擔任齊河縣紀委第一黨支部書記,王春玉是第一黨支部宣傳委員。作為單位的年輕同志,王春玉用“亦師亦友”來形容與這位“上司”的關系。

  “我們經常在外地執行留置任務,關常委就帶著我們把黨員活動開展到留置點。”王春玉說,“他常常告誡我們,工作到哪里,黨課就上到哪里。”

  關魯在辦公室里養了3盆花,每當王春玉迷茫時,總喜歡借著幫關魯澆花的時候,聽他講講人生道理?,F在,王春玉還是習慣去澆一澆那些花,只是,空蕩蕩的辦公室里,只剩下了水流的聲音。

  關魯熟悉單位每一名年輕同志的思想狀況,大家有心事都愛找他解疙瘩。說起關魯對自己的幫助,齊河縣紀委監委科員單立群哭紅了雙眼,“他不止一次對我們講,工作和學習就好比跑步,工作好好比跑得快,學習就是掌握方向,方向如果出了偏差,跑得越快偏差越大。”

  紀檢監察干部,首要的政治品質就是對黨忠誠。而關魯已經把忠誠融入到血液里、浸入到骨髓里。

  每一次學習教育活動,關魯都帶領大家從實際效果著眼,時間上從不拖延、質量上從不敷衍。他帶領的第一黨支部,也是齊河縣紀委“過硬黨支部”。

  齊河縣紀委副書記、縣監委副主任胡永民直言,關魯太累了。關魯分管著2個科室,聯系2個紀檢組和6個鄉鎮,工作繁重,業務繁雜。“他常常是累了,就趴在桌子上瞇一會兒;困了,就靠在簡易沙發上歇一會兒。他走得真是太可惜了。”說完,胡永民抹了一把眼淚。

  然而,每當有了新的任務時,“鐵人”關魯無論多么疲勞,立馬精氣神兒十足。

  宣傳、行政、調研、信訪、審查調查……從2003年調入齊河縣紀委起,17年來,關魯幾乎干遍了所有紀檢監察崗位。無論身處哪里,他都全身心投入,與自己死磕,干就干到最好。

  在關魯辦公室的壁櫥里,鎖著一沓厚厚的榮譽證書,這可是他心尖上的寶貝,平時總舍不得拿出來。直到整理資料時,人們才發現,關魯在平凡的崗位上做了那么多不平凡的成就——

  連續多年年度考核為優秀等次,多次被省、市紀委評為專項工作先進個人;2013年10月、2015年6月先后被中央紀委辦公廳評為黨風廉政建設學習教育和宣傳工作全國先進個人、信息工作先進個人;2019年9月被省紀委機關、省人社廳評為“山東省紀檢監察系統先進個人”……

  “他是真正用生命踐行初心,把工作當成畢生事業來干??!”齊河縣委常委、縣紀委書記、縣監委主任趙大鵬痛惜地說。

  “紀檢監察干部決不能新鞋濺泥、白袍點墨”

  關魯的個子并不高,但是身材結實壯碩。他每天都會騎著一輛破舊的學生自行車來上班,這并不相稱的一幕被很多同事看在眼里。

  自行車是女兒上小學時用過的,關魯舍不得扔,一直騎著。

  人們不會想到,一個縣紀委常委、正科級干部,在縣城也算是有一定話語權的“官”,生活竟如此簡樸。甚至在他犧牲后,到家里慰問的同事都說,關魯家沒有一件值錢的家具。

  “這沒什么可奇怪的,關魯就是這樣的人。”齊河縣紀委常委、縣監委委員王華抽噎著說,“關魯常跟大家講,紀檢監察干部首先自己要干凈,決不能新鞋濺泥、白袍點墨。”

  逢年過節,別處都是張燈結彩,而關魯家客廳的燈晚上卻總是關著。這是關魯和妻子馬紅燕的約法三章。“晚上登門的人,大多是來說情送禮的。不要開客廳的燈,有人敲門一律不搭腔、不開門。”馬紅燕至今記著丈夫的叮囑。

  調入紀委第一天時,老領導語重心長的囑咐,關魯始終記在心間:“紀檢監察是一項清清白白的工作,一定要管好自己,不該伸的手一律不伸,不該開的口一律不開。”

  關魯做到了。他的二姐夫胡學江講了一個故事。關魯的母親70多歲了,體弱多病,常年需要人照顧。工作繁忙時,關魯就把母親托付給濟南的二姐照顧。一次胡學江開玩笑地問道:“你當官工作忙,派個車把咱老娘送到濟南來總行吧?”關魯很是慚愧,無法脫身的他,只好委托同學開著私家車把母親送到了濟南。事實上,那個時候,關魯身為齊河縣紀委辦公室主任,正掌管著整個單位的車輛調度。

  這就是關魯。他說,越是掌握權力,越要約束自己。

  關魯的“朋友圈”很小。平時來往的,只有幾個關系不錯的同學。即便僅有的幾次和同學吃飯,他也總會利用這短暫的時間,給大家講講黨的紀律,囑咐大家一定要遵紀守法。

  2018年夏天,一位多年未見的老同學給關魯打來電話:“魯哥,咱們一起吃頓飯吧,順便聊聊劉某的情況,他是我姐夫。”彼時,關魯正調查一起涉嫌挪用公款、侵占集體房屋的案件,老同學口中的劉某,正是涉案人員之一。

  “劉某的案件還在調查中,具體情況不便透露。這次聚會我就不參加了,請你諒解。”關魯果斷拒絕了老同學的請求。從此,他也消失在這位老同學的交際圈中。

  “害怕得罪人就別干紀檢監察工作”

  背地里,關魯常常被人稱為“鐵包公”。

  面對違紀違法行為,他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不查清事實絕不罷休;面對阻力和威脅,他不信邪、不怕邪,勇于亮劍,敢于斗爭。

  齊河縣紀委監委第六監察室主任馬加振,依舊保留著和關魯最后的聊天記錄。6月11日,就在關魯犧牲的那天下午,兩人約定,第二天就省紀委監委指定辦理的一起案件開個分析會。

  這是德州縣級紀委指定管轄中涉案人員職務最高、涉案金額最大的案件。對這塊難啃的“硬骨頭”,齊河縣紀委監委將重擔壓給了關魯。從案件初核到涉案人員結束留置,近一年的時間里,關魯走遍了北京、南寧、福州、杭州等城市,一遍遍地比對尋找證據,沒有休過一個完整的假期。最終,查實涉案金額800余萬元。目前,案件已公開審理,等待宣判。“可惜,關常委再也不能和我們一起戰斗了。”馬加振痛苦地說。

  嫉惡如仇、大義凜然,同事們更傾向于用這兩個詞匯形容關魯。“干紀檢監察工作不能怕得罪人,害怕得罪人就別干這份工作。”關魯不止一次這樣說。

  就在查辦一起黑惡勢力“保護傘”時,關魯接到了一通匿名電話:“巴掌大的縣城,你家什么情況我一清二楚,再查下去,早晚有你后悔的時候。”

  威脅嚇不倒關魯。“我干的是正義的事業,肩負的是黨和群眾的信任,這個案子必須一查到底!”最終,14名涉黑涉惡犯罪嫌疑人被繩之以法,兩名“保護傘”公職人員被移送司法機關。

  對待腐敗分子,關魯總是很“冷”,當面對群眾時,他又是一個“暖男”。在從事信訪工作期間,關魯為自己定下了一套規矩:對待信訪群眾要“見面一杯茶、進屋讓一座、靜心聽他講、出門送下樓”。

  2017年的一天早晨,關魯剛到單位,就發現信訪室門前聚集了10多名群眾,嚷著要見紀委領導。他趕緊上前作了自我介紹,并熱情招呼大家。大家覺得這個紀委干部很誠懇,就道出了原委。他們是當地某村村民,反映本村支書在土地上多吃多占、退休后長期侵占集體財產的事情。關魯當場承諾,如果調查屬實,一定給鄉親們一個交代。齊河縣紀委很快啟動了調查,違紀村干部受到相應處理。

  關魯用他的努力給了鄉親們最好的交代:2018年以來,先后主導和參與查辦違紀違法案件80余起,黨紀政務處分70余人,為國家挽回經濟損失1100余萬元。

  “等忙完這段時間再休息吧”

  工作中的“拼命三郎”關魯,在家里是一個孝順的兒子、體貼的丈夫、慈愛的父親。

  關魯在家中排行第四,他還有3個姐姐,也曾擁有一個被寵成寶貝的童年。父親關興廷是解放前參軍的老兵,也是一名老黨員,他嚴于律己的家風,始終影響著關魯姐弟。

  在關魯16歲那年,父親不幸因病撒手人寰。目睹了家庭的貧困、母親的辛勞、姐姐的付出、村民的幫扶,關魯逐漸養成了吃苦耐勞、堅韌不拔、知恩圖報的秉性。

  在母親面前,關魯是個孝子。王華至今記得那一幕,一天上午,關魯提著一大袋藥品,氣喘吁吁地找到自己借用電動車。“俺娘歲數大了,一天見不到我就念叨。我剛忙完手頭工作,趁著這會兒回家給俺娘送藥。”關魯說。

  在妻子馬紅燕眼里,關魯是個顧家的好男人。“他對嫂子的體貼,可以說是已經到了寵的地步。”齊河縣紀委監委黨建辦主任阮銳介紹,每天早晨6點,愛好鍛煉的關魯就準時起床,回家時,他總會買上3樣早餐帶回家,讓妻子挑著吃。

  在女兒面前,關魯是一個慈父。他和女兒約定,不管多忙,都會和女兒制定好讀書計劃,兩人一起讀書一起進步。至今,在關魯辦公室的壁櫥里,還靜靜地放著一摞讀書筆記。干凈的頁面,工整的字跡,顯示著父愛情深。

  一次參加外甥女的婚宴,讓關魯再一次感受到父親的責任。他對姐夫胡學江說:“我要養好身體,等女兒結婚的時候,也要把她好好送出去。有些話,一定是要爸爸說的。”

  看到關魯這樣忙碌,馬紅燕每次勸他歇一歇時,他總是那句話:“我干的是這份工作,必須擔起這份責任,等忙完這段時間再休息吧。”可是,他卻永遠地“失信”了。

  天不假年。關魯走了,走得那樣轟轟烈烈。

  大愛無言,初心如磐。關魯,用生命踐行了一名共產黨員的使命擔當,定將永遠被人民銘記。(中共齊河縣委組織部)

分享到:

相關閱讀

蒙陰縣紀委監委第二紀檢監察室主任類成偉:一身正氣寫忠誠 正氣蕩塞上:追記黨的十八大代表李培斌 安丘市公安局刑偵大隊民警牛頓:輕傷不下火線 彰顯刑警風采 習近平引用過屈原的哪些作品? 精神狀態至關緊要
o被3个a强制标记-晚秋3d晚秋字谜-引诱我的爆乳丰满老师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